cmd体育投注|cmd体育客户端
歡迎使用全站搜索,搜索好詞,好句,好文。

笑忘書的散文

短篇散文

笑忘書的散文

更新時間:2019-11-08 21:23 手機版

笑忘書的散文

  茫茫戈壁一望無際,和南方的翠綠比起來,卻也是另一種顏色。

  我們開著地質隊越野車已經在隔壁上行駛了四個小時,我叫秦玉,和同在地質隊的宋健一起送一批樣本回縣里做分析。

  我們地質隊到這里的時間不長,比起以往的大山深處,這里的一望無際,突然好像讓人的心一下子也寬敞了不少。

  宋健的話不多,一路只是專注的開著車,也沒有多余的話,反而我樂得清閑,已經在車上醒了睡睡了醒,好幾個輪回了。

  宋健看到我睡著了,就把車后座的衣服給我蓋在了身上,所以我才覺得睡的時候暖暖的,雖然顛簸,但我還是睡的很沉。

  宋健看到我醒了,打趣的說道,看你小女子,呼嚕聲還不小,哈哈。

  我的臉一下子就紅了,直接把衣服蓋到了頭上,已經說不上話了。

  看我半天沒說話,宋健又連忙說,這有什么難為情的,這么苦,也難為你們這些知識分子……

  我偷偷的把衣服拿下來,小聲的說道,能停一停車嗎?我想方便一下。

  “嚓”一個急剎車,去吧,那個大石頭后面,別亂跑,我也下車抽支煙。

  又晃晃悠悠走了不知道多久,車又停了。到了檢測站的門口。

  宋健沒有進去,看著我下車,你去檢測,我去轉悠一圈,一會回來找你。

  來了四個月的工作,枯燥乏味,每隔幾天都是穿梭在地質隊和檢測站的路上,宋健還是照例的送我到站里,自己去轉悠了,我在下車整理東西的時候,隔著車窗,突然覺得宋健黑了好多,而且胡子也很留了起來。他對著我笑笑,把車子開走了。

  往回走的路上,有一些不尋常,我聞到了濃重的酒氣。

  我怯生生說:喝了酒,你還能開車?太危險了。

  我不開,難道你來開嗎?

  我的膽子突然大了起來:那就我來開。

  “哈哈,你還真是膽子大了。沒事,我有分寸……”

  就這樣順順利利的回到了地質隊,一路上他都開的很穩。

  第二天,宋健生病高燒,整整在地質隊躺了兩天。

  打那之后,他就開始教我開車了,戈壁的人很少,所以他也放心的讓我開,自己在副駕駛上睡了起來,但是他也有原則,只要到了縣城的邊上,他就會換下我。

  不到一個月,我的開車技術已經很嫻熟了。

  只是,宋健在這一個月的時間,每次去送樣品都會喝酒,好像變了一個人。

  長期的喝酒,胃受到刺激,再一次送樣的途中,宋健疼的頭上汗珠不住掉下來,突然的一腳剎車,我看見駕駛座位上的宋健,已經縮成一團。

  “秦玉,你來開。”宋健低沉的說道。

  我趕緊扶著宋健去到后排,第一次開的飛快,去了縣里的醫院。

  “急性胃穿孔,這段時間只能喝粥了。”醫生說道。

  兩個星期的時間,我除了每天的送樣品就是去醫院給宋健送粥。

  出院的那天,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拉住宋健:走,我們再去喝酒去。

  其實我是想問問宋健,到底是什么原因,怎么突然就開始喝的這么兇。

  宋健愣了一下,突然說道:問得夠婉轉的,告訴你也沒有什么關系,我離婚了……

  說完就走了出去,坐到了駕駛座上。我走過去,拉開駕駛座的門說道:我來開吧。

  于是,宋健也沒有爭,看著我開車的架勢,不住的笑。

  我問他笑什么。他說到:你開車的經歷和我一樣,都是被逼著學出來的,我當年是戰友受傷,需要送醫院,我是憑著戰友開車的樣子,硬著頭皮開起來的。

  從那之后,我又給宋健做了半個月的粥,他的身體也完全恢復了。

  有一天,我開著車,我問他:離婚真的那么難受?

  宋健沒有看我,把頭看著戈壁,說道:感情的事情我說不清楚,我們相愛了7年,在我們之間發生的好多事情,我都記得清清楚楚,每一件都是回憶,都會讓我覺得幸福。突然的離婚,讓我覺得心上好像有個洞,再也不完整了,心里空空的。好多事情,你沒有經歷,你不會有體會,等你經歷,就會知道有多難受。

  后來,我父母在上海給我安排好了工作,匆匆的我就收拾了行囊,登上了去往上海的列車,臨走的那天,好幾個隊員都來送我,但是我沒有看到宋健,我問隊友,宋健沒有來嗎?隊友說一大早就不見了,不知道去了哪里?又有人說道,大概病好了,又去喝酒了吧。

  火車開動了,去往上海我有說不出的緊張,我還是著急的望著窗外,直到火車開走我也沒有看到宋健,突然感覺心里滿滿的委屈,我照顧了他那么久,最后都不說送一送我,想著想著,我的眼淚就不爭氣的掉了下來。

  火車還在開動著,我一夜沒有睡,我突然想到了宋健的話:等你經歷了,就會知道有多難受了,我不知道我為什么難受,但是那種難受我真實的感受到了。

  到了上海,工作也穩定了,我抽空給宋健打了個電話,說了沒有兩句,我就又不爭氣的眼淚往下掉,宋健焦急的問我怎么了?我什么也沒有說,就把電話掛斷了。

  五天之后,我在我住的樓下,驚訝的見到了宋健。一把上去抱住了他。

  他問我:為什么哭著電話掛斷了?

  我卻反問他:我走那天,你為什么沒有來送我?

  宋健說:我難受了一回,真的很疼,那是第二回,我怕我撐不下來,就去喝酒了。你呢?

  我掛電話,是因為,我感受到了那種疼……

  宋健在第二天早晨,買好了早點,就消失了,給我留了一封信。他又回到了戈壁,我也繼續著我的生活。我給他郵寄了一些解酒和養胃的藥,這個家伙卻給我郵寄了兩瓶酒。

  之后,我又跟他通了電話,他說:我的胃又疼了。

  那一刻,我掛了電話,風也似的去往了火車站,忐忑的到了地質隊,我找遍了地質隊,宋健已經不在了。問誰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我在地質隊等了五天,宋健還是沒有回來。那一刻,我覺得整個世界都坍塌了,買了火車票,回到了上海。

  在我住的樓下,我驚奇的看到,宋健。我飛奔過去,眼淚又掉了下來,宋健問我哭什么?我說是高興的。

  我看見宋健的眼睛也紅紅的,我說你又哭什么?他說,我害怕再也找不到你了。你跑哪去了?

  我說,我在地質隊等了你五天’

  宋健把我抱的更緊了。

  后記:

  后來我在給宋健洗衣服的時候,找到了一封寫給我的情書,看完以后我感動的要哭,也許他就是上天給我的禮物,一份莫大的幸福。

  后來,他的胡子又長了,這次是我親自給他剃的。

cmd体育投注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今天 为什么ag捕鱼王天天输 江苏快三计划 广西11选5选号软件 法甲赛程积分 搜狐彩票网 微信捕鱼提现 重庆快乐十分开 pk10牛牛计划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