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d体育投注|cmd体育客户端
歡迎使用全站搜索,搜索好詞,好句,好文。

往昔歲月如流水散文

短篇散文

往昔歲月如流水散文

更新時間:2019-11-09 12:47 手機版

往昔歲月如流水散文

  我喜歡旅游,喜歡祖國的山川大河的旖旎風景;喜歡地貌衍變后的特殊形態;喜歡大自然鬼斧神工雕刻而成的奇峻險峰。但是,我最喜歡的是那些經歷過歲月洗禮,經歷過歷史變革,承載了風雨飄搖和大自然洗禮,且經歷人世間戰火紛爭、政權更迭、歷史發展進程的古樹。所以,每到一處,我最留心最關注最欣賞的,便是那一株株樹皮斑駁、老態龍鐘、虬枝挺拔以及生機旺盛的古樹。

  古樹,櫛風沐雨、傲雪凌霜、挺拔擎天、翠色迷人;古樹,華蔭如蓋、本色天然、千姿百態、柔韌高潔;古樹,綠葉蓬松、清秀玲瓏、風骨各異、性情迥然;古樹,偉岸粗獷、蒼老遒勁、默默無聞、鐵骨錚錚;古樹,如龍如鳳、似獸顯形、栩栩如生、獨具魅力;古樹,虬根盤結、飛龍凌波、鱗次櫛比、蒼老厚重。它還隨季節展示其婆娑之態、蒼勁之美、滄桑之嘆、傳神之韻。春季,幼芽綻露、新葉滴翠,觀之賞心悅目、通體舒暢;夏季,繁花似錦、芳香吐露、品之神清氣爽、清冽怡人;秋季,綠樹霜天、翡翠風韻,賞之視覺一新、《古樹風韻凝文化》(上)

  眼前一亮;冬季,雪后凌風、古樸莊重,嘆之傲雪挺立、玉樹臨風。

  每每駐足凝視著那些傲然挺立于山間、叢林、寺廟、園林、風景勝地的古樹;每每觀賞著那些承載了歷史文化的積淀,留下無數歷史變革痕跡的古樹時,我都會從每一棵古樹身上的櫛痕存儲著的久遠歷史,從古樹呈現出的皸裂、傷痕里,感嘆著歷史變革的殘酷。并自然而然地從心底滋生出一種敬仰、一種崇拜、一種發至內心的慨嘆。相信只要是能夠領略古樹的風采,品味古樹生存和保留不易的人,都會為之動容、為之震撼、為之欽佩!

  來到崇明后,因了內心里對古樹格外偏愛的情愫,我自然而然地格外留心那些殘存在島上各個景點或庭院內的古樹。盡管島上的古樹數量并不多,但相對于崇明島僅有的1300余年形成歷史而言,已經是彌足珍貴和相當不易了。

  我不止一次地去觀賞過學宮內僅存的那株種植于公元1622年,距今390余年的銀杏樹,目睹了它每年落葉和泛綠的茂盛,以及瀕臨枯萎又綻放綠葉的反復。我看過,壽安寺院內的那棵植于清康熙年間的銀杏樹,聆聽過老和尚介紹過文革期間突然枯萎,但沒過幾年又枝繁葉茂的離奇。至于瀛洲公園里的那兩株老樹,我幾乎是每次游玩之際,都要在它們的面前駐足凝視。當我在報紙上看到一則新河鎮郁家廟的兩株古銀杏樹,遭到孩子們刀劃和摧殘幾乎要死亡,但由各級部門的精心保護下再現青春的消息時,匆忙地趕到那里,一定要實地驗證報紙的說法屬實,才放下一顆緊懸的心。

  應該說,我對崇明島上僅存的有著數百年歷史的那十幾株古樹,有著格外關注的一種惦念、一種掛牽、一種與之命運相呼應的情愫。因為,我的后半生將與這個小島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格外關心那些古樹,已然上升為作為一個崇明島人的責任了。

  每一次站在那些古樹的面前,我的思緒便會被古樹所凝聚的文化氣息所深深地感染和熏陶著,面對那一株株經歷了數百年風風雨雨的洗禮,以及日月流轉和歲月磨礪的古樹,我便能感受到一種榮耀。

  我曾經站在位于五滧鄉的雌雄相依的銀杏樹前,凝視著這兩株雌雄相伴,一株碩果累累,一株枝繁葉茂的大樹,心里陡然間生發出一種圖騰般的敬仰。

  這兩棵種植于明萬歷二年,距今已經有四百多年的銀杏樹,枝繁葉茂、郁郁蔥蔥,碩大的樹冠幾乎庇蔭半畝有余的土地。表面上看似樹皮皴裂、枝干虬曲蒼勁,密密地纏滿了歲月的皺紋,但壯實的軀干與攀援其間的枝條纏繞在一起,如同組合而成的一個活生生的藝術品,呈現出無比鮮活的生命活力。又仿佛是一個伸展著悲愴和頑強的雕塑造型,構成一種生的欲望和生的象征乃至圖騰式的涅槃。也許,這就是古樹的魅力,古樹的厚重,古樹的文化,古樹的魂靈,以及頑強不屈的生命力。

  望著這兩棵郁郁蔥蔥的古銀杏樹的根部露出的一些小分支,我突然想起在天目山游覽時,觀賞過山里一棵被稱呼為“五世同堂”的銀杏樹,據說樹齡已經有一萬多年了。雖然這個說法未經最終的考證,但是偌大且十分偉岸的銀杏樹,至少讓這種說法有了一些信服力。記得很清楚的是,導游曾經介紹說,這棵老樹的長壽秘訣是主干周圍,長出了二十多棵“子子孫孫”,正是這些子孫們源源不斷地提供新鮮養分,使得作為“共同體”一員的“老爺子”從中受益,保持了經久不衰的生命力。

  盡管從歷史年限角度去分析,眼前的這兩株在崇明島上號稱樹王的銀杏樹,包括在島內其他場所的銀杏樹,若是拿它與天目山號稱萬年的銀杏樹相比,與生長在山東省莒縣城西的浮來山定林寺內的那棵被稱為世界最古老的銀杏樹相比,年齡上是有相當大的差距。在那些“老前輩”級別的銀杏樹前,充其量只是“重孫子”、“重重孫子”輩。但我卻以為,這兩株最老的銀杏樹,相對于只有一千三百年歷史的崇明島而言,其歷史價值是絕對不遜色于它們的。如果我們加強保護,眼前的這兩株古老的銀杏樹,也一定會在枝干底部生發而出的那些“子孫們”的簇擁下,煥發出更加迷人的勃勃生機,去笑迎歲月的變遷,繼續承載歷史的記憶。并伴隨著社會的發展,目睹著崇明島每一步展翅騰飛的軌跡。還會成為我們崇明島上的“活化石”,與崇明島的不斷發展共生共存

  我曾經慕名前去觀賞過種植于1668年(清康熙七年)的檜柏樹。望著那棵在崇明島上獨一無二的滄桑檜柏時,我的思緒飛揚,不由地想起三十余年前,曾陪同所在部隊的領導去延安公干的途中,拜謁黃帝陵的情景。那時候的黃帝陵才經歷過文革的動亂,整個園陵年久失修、頹敗雜亂,幾近滿目瘡痍、不堪入目的程度。可是屹立在橋山腳下那棵有名的“軒轅柏”,卻以其神采奕奕的風采,讓我至今依然懷念不已。

  記得當年登黃帝陵時,錯落的石板鋪就的小道蜿蜒曲折,小道兩旁是成片古樹掩映著的山巒。我們沿著石板小道拾級而上登上黃帝陵并放眼望去時,四周山色連天,蒼翠入眼。再俯瞰緩坡上,一棵棵枝繁葉茂、蔥蘢勁秀的古樹,昂首云天,巍峨挺拔,樹冠相疊,枝蔓交錯,濃綠如云,給整個黃帝陵增添上一層神秘的深幽,以及如夢如幻的色彩。那些枝如鐵、干如鋼,樹葉密密實實的千年柏樹,用自己頑強的生命,見證了五千年的文明史,用郁郁蔥蔥的神采,目睹著歷史變革的不同階段。而留下最深刻最難忘記憶的,正是那棵“軒轅柏”。

  那棵經歷了5000余年風霜的“軒轅柏”,干壯體美、枝葉繁茂,樹冠覆蓋面積很大,鶴立群雞般的屹立在山腳下,與那些散種在山巒上的柏樹遙相呼應,讓所有站立在其樹下的人,都不能不被其久歷風霜的頑強所震撼。事后我查閱了一些資料,才知道這棵柏樹,已經有著五千余年歷史。被世人稱為:“世界柏樹之父”。其歷史悠久,與嵩陽書院內的“二將軍柏”齊名,同為我國現存最古最大的柏樹。被專家們譽為“活著的文物”、和樹種里的“稀世珍寶”。

  所以,每到一地,每次望著那一株株千年古樹時,我便會生發出很多的感慨。古樹以其歷經的滄桑和厚重的歷史內涵,承載了人類從愚昧走向文明的整個進程。當人類始祖以樹取果,以樹作巢,以樹取火,以樹架屋,以樹制作工具獵食御敵,以樹作為休養生息之地,以及后來以樹皮寫字,記載人類變遷,以樹作舟,經過漫長的旅程,抵達文明的彼岸,又以樹作史料,將珍貴的綠色遺產毫不保留地饋贈給了子子孫孫起始,文明和文化的傳承,已經奠定了古樹的存在,與歷史,與文化,與人文,都有著須臾不離的聯系,驗證著人們的生命延續和歷史衍變,并于這些綠色的植物之間,構成了息息相關和不可分割的關系。

  古樹不但是祖先留給我們的珍貴綠色遺產,具有極高的經濟、歷史、科學、文化、旅游、生態及政治價值,還記載著一個地域的自然、歷史和文化內涵,構成了一個地域政治經濟生態學的活史料。難怪人們常說:一棵古樹一個典故,一棵古樹一段歷史,它們穿越千年的時空,向人們娓娓訴說著風起云涌的一個又一個遠去的時代……

  如今,當我面對著島上那一株株古樹時,也會油然地從內心深處涌動著無法壓抑的情思。這些數百年來始終如一的古樹,是那樣的真實與親切。如果我能夠從中讀出古樹曾經的千古滄桑,聽懂古樹久遠的悠古回聲,感受到古樹的靈魂所在,揣味到古樹的內在精神,那我也許就能夠達到超凡脫俗的境界了。

  望著一株株數百年的古樹,我會忽然有種人類很渺小很微不足道的感覺。很多時候,人類之于古樹不過是匆匆過客而已。朝代更迭,春來秋往,灰飛煙滅,當年不可一世的秦皇漢武,也化作糞土難覓蹤跡。而這些歷經數千年、數百年的古樹,則千百年葳蕤,萬年長青。那樹冠、那樹枝、那樹干、那樹根……都以其千古不變的魂靈,傲然地屹立在它們生于斯、長于斯的土地上,用不同的方式和形態,演繹著自己的生命旅程,用迥異不同的生命持續力,證明著自己的頑強。試問,哪一個人,可以做到與古樹并存乎?

  我有時候面對古樹沉思時,會突發奇想:人如果能夠化作一棵樹該有多好啊!作為有血、有肉、有思維的人,是不是可以像古樹那樣不畏嚴寒霜凍,不畏盛夏酷暑,不畏環境惡劣,不畏氣候變遷,一旦扎根于土地之上,便一如既往,頑強生長?是不是可以像古樹那樣將根須深扎大地縱深數十米,伸展大地面積數百米,將生命的全部意義凝結于大地?是不是可以像古樹那樣拔地而起,脫穎而出,將自身的優勢在自然界展示得淋漓盡致?是不是可以像古樹那樣從不炫耀自身的粗壯、高大,而將自己凝斂厚重、樸實無華和腳踏實地的風韻展現給世人?是不是可以做到從不夸耀自己的碩冠綠蔭,而是默默地舒展著繁茂的枝干和葉片,支撐起綠蔭華蓋,無私地蔭護來往的旅人?

  顯而易見,別說是那些風華傲骨、絕頂聰明的歷史名人,能達到古樹之凜然節操者十分鮮見,現代那些浮躁虛偽,且為物欲奢靡所遮蓋愚眼之人,又能有幾何乎?

  其實,很多內涵、才華、本事、能力、情懷等,是不需要去炫耀和刻意表現的,往往是在潤物于無聲中感化、感染、感動、感懷他人的。古樹從不炫耀自身的粗壯高大和其歷史的厚重,卻能讓一批批的游人觀賞、拍攝和敬仰。古樹從不夸耀自己的綠蔭碩冠,卻輕甩水袖吸引著無數過往行人在樹下庇蔭納涼、說地談天。古樹從不向鳥類自詡滿身枝葉的茂密,卻引來群鳥筑巢育雛、鳴歌嬉戲。其取勝之秘訣何如,豈不是一目了然了嗎?

上一篇:消息散文 下一篇:我又想起了爹散文
cmd体育投注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3d沙滩h真人游戏 钓鱼发烧友34怎么赚钱 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统计 重庆幸运农场规则 天津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表 网球肘炎治疗方法 港龙彩票网址 河北快3和值走势技巧 海南环岛赛群